天气预报
关注湾里

泾河谷口石坡老村

 二维码 513
作者:刘润锋,礼泉石坡人网址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zw8Fgxgfpwbmf6KJ-JyAXg


昨天,表弟从梁洁那儿拿来一本《礼泉地名故事》,说是让我闲了没事儿的时候看看,当是消磨时间。梁洁在县文化馆上班,表弟在遥远的南方工作,每逢年过节,他们才能见上一面,每一次见面他们都有说不完的话,但话题永远是家乡。我表弟住在桃花十里的湾里村,我的家在相隔不远的石坡村。


      翻开《礼泉地名故事》我急切的找我熟悉的石坡村,一行一行地看完目录,我失望了,不可能,也不能够啊,我们的村自古就不是个小的不起眼儿的地方啊!单不说大大小小一千多的人口,咱就看我们村占据的地形地貌,望北一看,绵长雄伟的九嵕山像一个天然屏障,冬挡北方凛冽的寒风,夏遮炎炎酷阳。村子东边,欢快的泾河水,四季不停的流淌,一路高歌,奔流向海。南边儿,一条宽阔的大道直通繁华的西咸大都市。向西,一条蜿蜒曲折,险峻崇生的沟壑,匍匐着一直伸进九嵕山脉,巍峨神圣的大唐昭陵永恒的屹立在那里。



       石坡村住着勤劳勇敢的刘姓人家。


       关于我们刘姓祖先住这里的原由,有两种说法,一是保守派的说法,在九百多年前,一支刘姓族人托儿带口,为避地震之灾,一路向北,风餐露宿,漫漫跋涉,最终定居在这依山傍水的地方,他们垦田种地,养鸡牧羊,因村这里坡陡石多,故起名石坡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天多雨,村里好多窑洞被雨水下塌,在我老屋的窑洞上方塌下来一块石碑,有这样的字样,明万历四年,刘氏家族长刘承飛率族人立石纪之。



       自此,刘门人丁兴旺,发展甚快,为祈求上天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,刘氏族人在村东北的高岭之上,修建海阁古寺,相传当时古寺钟声悠远,香火缭绕。


       朝代更叠,岁月沧桑,或是于战火,或是于天灾,现在已经看不到松苍柏蔚,檀香飘渺的海阁古寺了,但它斑斑驳驳的遗迹依然留在村外的高岭之上。


      海阁寺下有百尺余深的饮牛沟横跨在湾里与石坡村之间,阻挡通途。为方便往来,刘氏族人派遣海阁寺僧人南下四川,广化善缘,最终人们挖土取石,夯基筑梦,硬是在时为天堑之上筑起南北通达的通道,为之取名,万善桥。此桥在四川颇有名气。



      一种是学术派的说法,他们的观点说,我们原不姓刘,但我们的祖先在这里要更早些,我们复姓,赫连,我们的祖先是北方游牧民族。因为北山以北方天干少雨,草场日益沙化,他们不得已向南扩展,出了北山口子,这里依山傍水,水草丰美,土地肥沃,真是聚居的好去处。后来,大汉一统天下,汉武帝刘邦为长远统治,赐我们骁勇勤劳的先民刘姓。


      传说,我们归汉后一直为刘汉王朝的基业烧造砖瓦,现在,遗留下来烧砖瓦的窑口有好几处呢。


       这些说法都是有依据的,你可以在有关资料上查找,你还可以来我们村里看看,在村外的荒坡上,你腑首一看,一块秦砖,你随手一捡,四、五片汉瓦!



      远去的岁月已成为传说,坚强勇敢的刘姓人们依然在这里生活,看北山升起的云朵,看门前悠悠的泾河。


       近现代,我们村的故事还很多。


       解放前,马回回土匪泛滥,周圆村子到处都遭匪患,我们勇敢智慧的刘氏族人,挖沟为壕,筑土为城,齐心协力阻击马匪。


      文革时期,那激烈的武斗枪声,在石坡村上空炸响,当时,红造一派,联子一派,他们各执武器,互不相让,红造埋伏在堡头儿的矮墙背后,狙枪瞄准,联子依仗人多武器硬,从村外的胡同口扑上来,战斗相当惨烈,联子战士郧二毛英勇牺牲。


      现在,老胡同口的崖壁上还留着子弹打的窟窿呢。




       改革开放后,我们村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我的祖辈和父辈们,在共产党英明的领导下,平整土地,兴修水利,对抗天灾,建设美好新家园。



       现在,你来我们村,田野里有四季飘香的花果,脚下是宽阔平坦的大道,迎接你的是欢快的锣鼓,陶醉你的是人们脸上由衷的笑容。


有诗云:


巍巍九嵕起祥云,

滔滔泾水清且纯。

万善桥头柳成荫,

海阁古寺望神明。

千倾良田泛碧浪,

百花异果着彩裙。

惠风和畅生福地,

厚德润泽石坡人。




WANLICUN.com

Copyright (C), All Rights Reserved.